123

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 企业文化 > 风采中核
核工业第一批厂矿创建60周年纪念文章·核燃料老厂
文章来源:中国核工业报 日期:2018年05月30日

ok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 www.lwcja.com   聆听历史的回声

  时光如同一位智者,当历史之门再次叩响,便会拂去积淀的尘埃,给我们讲述岁月故事。

  上世纪50年代,为打破西方帝国主义的核垄断和核讹诈,党中央作出发展核事业的战略决策。1958年,我国核工业第一批厂——四〇四厂、五〇四厂、二〇二厂等创建,揭开了中国核工业建设的历史篇章。大批从全国各地经过层层选拔而来的科研人员和技术工人响应国家号召,奔赴祖国的戈壁荒滩、塞外荒野、大山深处艰苦创业。

  “无风三寸土,有风不见天”。如今已耄耋之年的五〇四厂首任厂长秘书王真富回忆起初到厂的情景时依然记忆深刻。身处戈壁深处、四〇四厂的老一辈创业者苦中作乐地调侃:“风不多,一年刮一次,一次刮一年?!倍诹硪欢说娜饣囊啊柖?,迎接第一批建设者的只有一口深不见底的老井和一棵不知何时种下的老树。就是在这样的环境条件下,创业者们克服重重困难,输电、开路、引水、建设厂房,白手起家、艰苦创业。

  1960年,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了专家。留下一批半截子工程,我国核工业发展遇到了极大的困难。在上下一片茫然、不知何去何从之际,党中央“奋发图强、自力更生”的号召响彻西北荒漠的大地,“举全国之力”自力更生自主创业的壮举点燃了激情。重点工程建设项目不但没有停下,还加快了前进的步伐,核工业人仅仅用了4年时间,就建成了铀235生产线。

  但在当时,老一辈核工业人面临的岂止是科研的高峰,技术攻关条件也异常简陋,很多科研难以开展,大家便奇思妙想创造科研条件。四〇四厂六氟化铀的工艺研究,最初从一根铜管开始,后来才逐步建立起简法生产试验;铀精炼工艺攻关,四〇四厂第一批职工用一个旧钟罩、一台旧真空泵来进行真空模拟试验,这也创造了“一个钟罩起家”的佳话;二〇二厂初建时,由于没有专门的工作场所,技术人员就在简易仓库里,在技术资料奇缺的情况下试制出关键部件,被誉为“仓库精神”。

  除了科研技术上的重重困难,1960年,正值我国三年困难时期,人们正常的生活供应都难以保障。为了充饥,创业者们吃骆驼草籽、喝酱油水,长时间的严重营养不足导致千余人出现浮肿……五〇四厂的王真富说:“有的人腿肿到连走路都困难,从生活区到工作区20多分钟的路程,要走上一个半小时,但依然坚持工作。

  尽管困难重重,但始终没有影响研发的进度。三年困难时期正是原子弹核心部件攻关的重要时期。事实上,纵观“两弹一艇”的研发历程,几乎每一个研发阶段都面临着巨大的困难,如氢弹研制正值“文化大革命”时期,老一辈核工业人每每排除万难,开展科研攻关。

  1962年12月,在二〇二厂,第一批四氟化铀合格产品成功生产;1963年11月,在四〇四厂,第一批六氟化铀成品成功生产;紧随其后,在五〇四厂,第一批高浓铀合格产出;1964年5月1日,在四〇四厂,第一个高浓缩铀正式核部件问世,保证了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

  1964年10月16日,在罗布泊上空升腾起巨大的蘑菇云,震惊了全世界,也极大地鼓舞了老一辈核工业人的士气。而在短暂的欢庆后,他们又投入到紧张的科研攻关中。

  短短几年间,在包头的塞外,二○二厂的创业者们打造出共和国第一个完整的核材料元件生产科研基地,建成了我国第一条铀化工生产线、金属钙生产线、核燃料元件生产线、锂同位素生产线,为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氢弹爆炸提供了核心部件和热核材料,为我国第一艘核潜艇下水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就在这同一时期,远在戈壁滩的四〇四厂同样硕果累累:1966年底,我国第一座核反应堆建成投入运行,1970年,我国第一座大型后处理厂建成投产。至此,我国建成了世界上只有少数几个国家才拥有的比较完整的军用核燃料循环体系。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四〇四厂已经建成拥有反应堆、后处理、铀转化,冶金加工、轻材料以及同位素生产的核工业生产基地。而在大西北黄河之滨的五〇四厂,不仅建成了我国第一条扩散法主工艺生产线,到七十年代,我国又进一步扩大了浓缩铀生产能力,自主设计研制的新型扩散机通过国家级鉴定,为国内核燃料生产提供了重要装备,成为中国铀浓缩工业“长子”的浓缩铀基地。

  荡开的核工业精神

  记忆,在岁月流逝中绽放光彩;精神,在时代的变迁中历久弥新。感受一段历史的重量,关乎长度,更在于它的厚度。

  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打破了核大国的核垄断,但也使我国与核大国在核领域的斗争变得更加尖锐、突出。为了防止帝国主义的突然袭击,我国决定调整战略布局,压缩“一线”,加快“三线”建设。根据要求,三大老厂迅速制订出行动计划,组建班子,抽调骨干,收集资料,研究方案。核工业三线建设工作拉开了帷幕。

  从此,核工业第一批厂也迎来了它的新使命——为核工业的发展输送“血液”。在三线建设中,三大老厂积极推进相关建设,并先后向各领域输送人才累计近万人,也因此被誉为核工业摇篮、铀浓缩的“老母鸡”、核工业源头等。

  而同样无愧于赞誉的还有一群隐姓埋名、扎根荒漠的创业者们。为了核事业的发展,上至科学家,下至普通工人,默默地忘我奉献。

  科学家王承书留美期间在气体动物理研究方面已取得了多项重大理论成果,在得知新中国成立的消息后,她毅然放弃国外优厚的待遇,怀揣赤子之心回国报效祖国。为了“两弹”的研制,她隐姓埋名、奔赴西北荒漠五〇四厂,两次改行,从零开始,突破了关键技术,为我国铀浓缩事业的发展做出了杰出贡献。

  在四〇四厂,“同星”精神、海棠文化如同一粒种子,早已在戈壁滩生根发芽。杨海棠,这个曾留学苏联、看上去文静娇弱的上海人,在来到四〇四厂后如同一个“女汉子”投身核工业建设中。她克服重重困难、土洋结合,创造出中国式的实验室和分析装置,开展了大量试验,先后完成10个攻关项目,为我国“两弹”的研制做出了突出的贡献。1985年1月,正在给技术人员授课的她突然晕倒,被诊断为直肠癌。弥留之际,她断断续续地呓语:“我想念四〇四厂,我要回厂……”

  事实上,像王承书、杨海棠这样为了我国核工业建设,忘我奉献的感人故事还有很多,二〇二厂的“土豆大会餐精神”、“仓库精神”和“一厘钱精神”背后的感人故事早已在塞外荒漠广为流传。

  这群创业者们用青春、用一生谱写着甘于奉献、无怨无悔的华丽乐章。他们如同夜空中的璀璨明星,照耀着来路,也照耀着前方的路。

  而在西北茫茫戈壁荒漠上、塞外的荒野里,无论经年流转,他们所凝结的核工业精神早已烙印在老厂的每一片土地上,融入每一个创业者的血液里,而随着人才的输送,核工业精神也随之激荡开来。

  改革发展中续写荣光

  我国核工业第一批厂矿创建60周年,也恰逢改革开放40周年。站在这个特殊的交汇点回望第一批厂60年发展历程,它们曾为“两弹一艇”做出巨大贡献,但也历经“保军转民”的阵痛、发展的低谷,伴随着改革开放的纵深推进,“二次创业”再一次点燃了老厂的激情,在创新驱动的浪潮里,开辟新路、奋勇向前,续写荣光。

  1991年,我国第一座核电站——秦山一期核电站并网发电,让核工业不仅成为构筑国防坚盾的武器,更成为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强心剂”。核工业从此拉开了“二次创业”大幕。而伴随着核电大发展的浪潮,三大老厂实现了跨越式发展。

  铀转化是核工业产业链的重要环节。从我国第一条生产线百吨能力到万吨级铀纯化转化能力,中核四〇四通过十几年的发展,如今在铀转化方面位居世界前列,不仅在核燃料供应链中站稳脚跟,更提高了我国核燃料生产能力,满足了国家核电发展的需要,为核电大发展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从扩散法到离心法,从引进工程,到国产化示范工程,再到我国首个千吨级的铀浓缩工程,站在新时代的舞台上,五〇四厂(中核兰铀)向世人展示了我国自主发展铀浓缩产业的强大能力。如今,中核兰铀年生产能力在国内居于首位,位于世界前列,保障了我国能源需求和能源安全,对我国铀浓缩工业可持续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自重水堆核电燃料元件生产线落户,并顺利建成投产,二○二厂(现中核北方)励精图治,先后建成多条大规模核电燃料元件生产线——压水堆核燃料元件生产线、AP1000核电燃料元件生产线、高温气冷堆核电燃料元件生产线和钴调节棒组件生产线,成为国内拥有核电燃料元件生产线品种最多的企业,实现了从“源头”到“龙头”的跨越。

  十几年的发展让历经沧桑的三大老厂万象一新, 无论从厂房设施、科研能力、管理水平无不展示着现代化企业的风貌。但这并不是终点。新时期,中核四〇四提出了“打造百年四〇四”的宏伟目标,围绕这一目标和企业愿景,稳步推进重大工程项目建设和各项工作,推进四〇四步入创新发展新阶段;中核兰铀为“建成世界一流核燃料基地”,全面对标国际先进企业,全面推进创新型重点工程建设,为全面“走出去”参与核燃料国际化市场化竞争,正蓄积能量;中核北方围绕“建设面向全球、国际一流的核材料和核燃料元件生产科研基地”愿景目标,全力推进智能化管理生产,追求卓越,砥砺前行。(胡春玫)

【打印】 【关闭窗口】

323| 289| 345| 583| 357| 515| 12| 591| 939| 484|